陈漫 | 我追求的不是风格 而是准确

陈漫 | 我追求的不是风格 而是准确
2019年09月30日 09:53 新浪时尚

  来源:外滩 The Bund

  作者:外滩君 

  我们和陈漫聊了聊她眼中的美

  以及她现在在做的更有趣的事儿

  最近,陈漫为《时尚COSMO》杂志拍摄的一组 10 月刊大片再次刷屏,她再一次向我们展示了心中那个满满中国风,却又古灵精怪的世界。

  借着担任“哈佛HCAUSCR中美学生领袖峰会”论坛嘉宾的机会,外滩君再次见到了陈漫。

  她向全场的学生们介绍自己的“出道史”和经典作品的创作历程,全场气氛轻松有趣,不时引得观众们捧腹大笑,让年轻的学生们看到了大咖摄影师的魅力。

  作为中国时尚摄影师之一,陈漫的名字蜚声海内外,为众多国内外一线明星拍照,同时也是身份多元的艺术家。她将个人风格与商业需求精妙结合,让摄影不仅是艺术创作。

  这一次,外滩君和她聊了聊她眼中的美,以及她现在在做的更有趣的事儿。

  01

  刚出道时,

  别人都叫我“修女”

  陈漫的名字拼音是“MAN”,这个有趣的巧合在她出道初期让很多次人在没见面前,还以为她是一位男士。但实际上她是个成长求学都在国内的地道北京摄影师。

  从小她就对美术充满天赋,一直在学习画画,考大学时,陈漫觉得自己可以选一个与绘画相关,却又不只是美术的专业,从此就走上了摄影的道路。

  陈漫的照片中用了很多后期制作,但这些调整都基于她对于美和艺术的认知上,而不是单纯的“把人修得更好看”。

  在《青年视觉》的早期创作,是陈漫视觉风格的萌芽。

  魔幻,诡异,高饱和度,充满张力的人物与宏大的场景融为一体,让你感到画面下一秒就要讲出故事。

  在当时,她特别喜欢艺术与科技感相结合的作品,那时还没有数码摄影,她就先拍照,再扫描进电脑,在电脑上修片加上后期的合成。

  她很享受这个“慢”的创作过程,在为《青年视觉》杂志拍摄的一些封面中,陈漫就用这样的方法让人对自己的照片过目难忘,也逐渐在业界打响名声。

  一幅名为《宇航员》的作品,也在 2008 年被英国 V&A 博物馆永久收藏。

《宇航员》

  几年前,陈漫曾受邀为英国《i-D》杂志拍摄封面,也是这本著名的先锋青年杂志第一次让中国摄影师掌镜拍摄。

  “当时也是年轻气盛,我既想要证明自己的水平,也想让英国人用更加客观的眼光去看待亚洲人。”陈漫说道。“我选了一些普通人作为拍摄对象,这组封面照的人物眼睛都是一睁一闭,正好像是‘i-D”这两个字母的变形。”

  陈漫第一个在国外画廊展出的系列《红》,灵感来源于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”。

  画面中除了人物以外,其他布景都是后期画出来的。

  02

  “我有中国的心”

  陈漫曾表示自己的创作分为三个阶段,第一阶段是前文中提到的“修女”阶段,第二阶段她开始在作品中融入自己钟爱的中国风。

  这不仅是她坚持的个人风格,也是她一直以来的情结。

陈漫拍摄的万宝宝

  在她看来,由外国人主导的时尚摄影已经“把该拍的都拍了”,但中国的时尚历史还年轻,有很多可以挖掘和发展的空间,就想在作品里面表达一些本土的东西。

  那时起,她也慢慢在摆脱外界“只会修图”的标签,走入极简的创作阶段,许多人就是从那时的“明星大头照”认识了陈漫的作品。

陈漫拍摄的刘雯

  不仅有传统文化,中国的时代风貌也是陈漫极大的灵感来源。

  她让超模吕燕走在长城上,开创了时尚杂志第一次在长城上拍片的先河;

  也让杜鹃站在在五星红旗下,以时尚的方式向 60 周年国庆献礼,向世界展示了中国的当代之美。

  当陈漫的中国风遇上当红巨星蕾哈娜,她真的成了“Princess Of China”。

  03

  我追求的不是风格

  而是准确

  如今陈漫和她的 studiosix 已经是中国最成功的商业摄影工作室之一。

  不仅靠着独一无二的风格蜚声中外,她还做了自己的 App“大片”,让普通人用很容易的方式也能成为手机上的大片导演。

  曾经在拍摄超模何穗时,陈漫和团队选择了在北京的景山公园拍摄,打算在袅无人烟的早晨拍出一组有意境的照片,结果一群人大早上爬到景山上,遇到了一群穿着摄影背心的老年摄影爱好者。

  老法师们看到盛装打扮的何穗,齐刷刷把镜头对向她,拦也拦不住——陈漫就只能在一个固定的机位上拍摄,后来再靠后期去合成。

陈漫拍摄的“漫威之父” Stan Lee 

  长久以来,艺术都与创作者的个性密不可分。但艺术家总要靠自己的手艺吃饭——在介入商业时,如何平衡商业需求和个人风格,以及杂志、粉丝、普通人的需求,这是每个现实中的艺术家必须面对也必须去平衡的问题。

  “所以我一直在说,我追求的不是风格,而是(多方需求的)准确。”陈漫说道。

摄影陈漫

专题策划

风向标

秀场库